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短篇】静坐品香茗 3

温皇还待说什么,赤羽却用折扇轻掩住他的唇,款款的声腔里透着安详:“嘘…”

温皇顿觉无法应声了。

对比多年的剑拔弩张,此刻这份相对无言的场面实在难得,可恰恰局中人均是惯然,仿佛静默是常事,与对局一样默契。

赤羽重新舀了水,调了茶,为温皇递上。

怕他再次冲动干杯,赤羽也为自己调茶,亲自示范饮茶礼仪。

温皇知晓他用意,东施效颦也三口饮尽。

放下茶杯,赤羽闭目养神,半天不言。

温皇本就疏懒,其实大把时光用来安静没什么不习惯,可现下他还多了一种喜欢。

因为有人陪着他散漫了。

长长的红睫在外,遮盖赤羽一贯的犀利,连带着轮廓也柔和起来,温皇心动了。

有暖风拂过,茶室内的悬壶也摇摇摆摆,没来由让温皇想起风铃,明明没有叮叮咚咚的趣响的。

哦,原来是自己的心跳声,随风起舞了。

绕过隔断他俩的地段,温皇凑近赤羽,捧起他的头,将口中残余的抹茶味渡入赤羽的口腔。

如此寂静,如此安宁,连亲吻也这样温存,明明心,都是燥热的。

温皇看见茶室的天花板上悬壶的锁链还在轻轻摇晃,带着白茫茫的一缕热烟。

赤羽的眼眸里藏着深沉浓郁的诗画,应是,莫待无花空折枝?

地板却太硬了。

东瀛的榻榻米,比不上中原的卧榻。

他火红的发丝,垂落在自己胸前,这样炽烈,把自己的情愫包裹得也着了火。

温皇感觉再不说点什么就会让自己的心跟着跳出胸腔。

“军师大人,此情此景,实在令人难以忘…”

被压下的唇咬住的字句,又一点点退回了肚子里。

军师大人有些生气呢。

也是,在德川家康的字画面前,逾举了。

可是这亲吻多美好,多让人享受,多让德川家康欣羡。

所以温皇就摒弃一切安心感受着温情,就算赤羽还是在生气。

你看,你也爱着此时此刻不是么。

又有一阵暖风,赤羽终于起身,红肿的唇瓣上还有残存的茶味。

他不顾温皇反应,默默收拾好,又整整衣袂,静静走出茶室,原路返回至居所。

他什么也没说,可温皇就是知道,他的军师大人是脸皮薄,害羞了。

回到居所已是傍晚,东瀛茶道主人常常在奉茶前为客人送些点心果腹,可今日温皇请求得猝,赤羽准备得急,所以压根没这一项。两个人就在茶室里饮了几碗茶便匆匆而出。

赤羽沉浸在纠结和恼怒中,没想到这一层。

所以温皇的肚子不是很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两声。

赤羽一抬首,温皇的面色很是坦然:“军师大人,我饿了。”

赤羽不耐烦地应道:“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差人给你做。”

赤羽转身欲出,温皇快一步拦住:“我想尝军师大人的手艺。”

本以为赤羽会恼羞成怒大吼“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蹭吃蹭喝?”

谁料赤羽只是无奈问道:“你确定?”

温皇有些惊喜,面上却未显山漏水:“能让军师大人洗手作羹汤,我很荣幸。”

赤羽点头:“那你便稍等等,我不擅料理,你不要见怪才是。”

评论(2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