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短篇】静坐品香茗 1

文赠 @千本浴衣 宝宝,日本文化完全不了解瞎写一气,希望你不嫌弃~

各位点梗宝宝的脑洞,我会一一填写,请不要着急~

——————————————————————

温皇耐不住寂寞,终于到了东瀛。

彼时他的宿敌却已然卸甲丘樊,隐于市集。

并没有富甲一方,也未曾饥寒落魄,只是悠然山水,散漫度日。

听他从前部下的指引而至,一个町室,独居,二层,蔽于深长庭巷,又临与小商小贩,既不至于冷清孤苦,也不太过扰人休憩。

哈,不愧是军师大人,永远活得这般体面。

背包里几乎一无所有,但仍是携了个背包的温皇确认了房门号,轻轻扣了门。

如梦一般,门被缓缓拉开,火红色的发,朱红色的唇,暗红色的和服,附在门框上白嫩的手,鲜活地呈现在温皇眼前。

还未开门时,他倒是淡漠如水,可那人就近在咫尺,他却陡然有些紧张了。

生动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惊讶的萤火,赤羽却什么也没说,只静静看着不讨喜的贵客。

温皇是喜欢这一刻的静默的。

他能听到时空里砰砰乱跳的心动,粗浅不匀的呼吸,和陪衬此刻安宁的街边叫卖。

但静默久了会演变成尴尬。

温皇开了口,叫了声“军——”

“砰”,门又快速合上了。

温皇有点好笑地看着门缝里的木屐。

“军师大人,温皇特来拜访,烦请开门坦诚相待。”

赤羽定了定神,确定不是梦境,怀疑道:“听闻温皇已然死在中原,你是何人居然假扮他。”

温皇听罢,笑道:“军师大人也会相信传闻么?”

门又再次打开,赤羽轻声道:“贵客来访,是我失礼了,请。”他左手作引,导温皇入内。

温皇一步三观,审视赤羽住处。

外皮朴素典雅,内陷可是精致至极啊。

怎样说呢,这室内精修,极其符合赤羽本人,严谨又不失宽松,热烈又不失清淡,温馨但又有些……寂寥。

“饮茶吗?”赤羽随口问道。

“中原茶品得多了,倒从来未曾尝试过东瀛茶道。”言下之意,就是恭敬不如从命。

赤羽习惯性地哼一声,果然是温皇的作风,得了便宜还卖乖。

有心折腾舟车劳顿的温皇,赤羽怡然道:“便请更衣吧。”

温皇愣了下,更衣?

赤羽从内室翻找了一套素色和服,递给温皇。

自己亦是淡然换了一套。

较之红色的和服,赤羽此刻着的浅灰色显得他更是娴雅。

温皇手忙脚乱地背对赤羽收拾一番。

好歹穿戴完毕,与赤羽相对而视,倒也算是坦然。

赤羽嗤笑一声,还是缓缓而至,为他依次整理、舒平。赤色的发丝在温皇颌下,带着香风漫不经心地席起。

终于整顿好,赤羽引温皇至茶室。

军师大人活得自在,连茶庭亦如此完备。

从此刻起,赤羽便肢体语言多于话白,温皇大概知道这应是静心之举,也随他闭口不语。

至门口水缸,赤羽涤手,漱口,谨慎净身,温皇学他洗漱,但显然态度没像赤羽那般虔诚。

而后温皇接到赤羽递来的手帕,犹疑间赤羽终是不耐,自顾自为温皇前襟内置入,又为他身后插入一柄折扇。

终于进得茶室。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