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短篇】山泉两处晚 3

伤人者常自伤,医人者难自医。

伤人者他人殇,医人者无人依。

如果有一个人救你不是因为医者仁心,不是因为情义深重,不是因为他人所托,你会认为是什么理由呢?

赤羽其实非常不懂温皇的逻辑。

他也很着急,想要快点寻到人,可是现在他浑身乏力,只能听凭摆布。

温皇一记迷毒,赤羽内力瞬间被化去六七分,他有空生气却无法生气。温皇笑盈盈跟他说,怎样,我想救你。赤羽怒不可遏地盯着温皇,想出拳又实在没有力气,只能心内暗自将此事记下,神蛊温皇,待我恢复,定要讨你这个仇。

温皇不徐不疾配药,将各色各样的怪虫搅和在一处,有的放血,有的剁烂,有的喂食,有的晒干,总之看上去是个残忍无比的举动,但其实确实在救人,救自己这个素不相识的人。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赤羽无奈地等待着。那厢温皇仍然慢吞吞,赤羽又觉得内力始终无法回复,只能安静咬牙,既然不能反抗,虽说做不到享受,但是默默承受还是可以的。

待到一碗毒气盈贯的汤汁被送到他嘴边,赤羽终于忍不住闭起唇明确表达了抗议。

温皇好脾气地来回来去追逐游戏了三回,终于眼一眯,沉下声,为何不肯喝药?

赤羽难得堵了回气,恶心。

温皇听罢不怒反笑,是在形容我内容丰富的药?还是在形容我令人发指的行径?

赤羽认认真真道,气味,药味好恶心。

原来只是在介意气味…温皇惊讶地睁开眼,面前这人,不惧蛊毒怪虫,不惧残忍暴虐,居然嫌药臭?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就像当初在谷中从没见过自我伤害只为保存意识的人一样。

他心内莫名一松,将药碗置于塌边小台,道,你不愿自救便不用喝,我只是想证明我可以救你。何况,你若是饮下了药汤,显然对你寻人更是有帮助的。

赤羽听罢,不知为何亦惊讶了下,他这是说出救自己的理由了,难道真的只是要驳斥他人证明自己这么简单?

且相信他一回。虽是没来由的一个想法。

温皇本来转过了身,忽听后方窸窸窣窣动静,嘴角一扬,立即又转回头,本来想讥讽下对方受不得激,却见药碗空空,赤羽静坐,根本看不出对方将药喝净。

养神的赤羽一副谷中仙人一般,虽是红色袭身,却不艳俗,看得温皇有一点呆。

可是不一会儿,赤羽嘴角就流泄出一串药汤,穿过他的下颌,一直淌到被褥上。

温皇没憋住,笑得顿时放浪形骸,赤羽皱着眉忍了一小会儿,也终于咧着满牙杂汁笑得豪情万丈。

温皇看着面前这个明明已经病入膏肓却还强撑着躯壳苦中作乐的人,笑着笑着有点笑不出来了。

赤羽没想那么多,道,先生的药效果如何我不知,但此刻倒真是让我隐忧减半,至少我心情甚是松快。

他这样坦诚,让温皇更看不透。面前的人,绝顶聪明,智慧,还能幽上一默,虽然不知道他的来历,却难得有一点兴味在研究一个人身上。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