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短篇】算卦先生 1

最近的短篇都是以恰屋大人为叙事主体,这回来个目小的XDDD,最近单曲Loop《江山雪》,相当相当喜欢其中两句歌词。

————————————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

城边街角有一个算卦先生。

算卦先生带着圆溜溜的小黑墨镜,留着一撮儿八字胡,举着招摇的白旗子摆摊儿。

这可是他神蛊温皇第三回做生意啦。

夏日蝉鸣声声,日头晒得浓烈,算卦先生热得捏起前襟抖了好几下,又掏出块白布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喘了口气,感慨道:“怎么还是没有生意上门嘞?”

算卦先生觉得热得他犯懒,懒得他犯困,困得他直接趴在小桌上准备阖眼了。

忽然,咚咚咚,快速的敲桌声硬是将他震了个激灵。

温皇打个哈欠,抬起头,看向对面,呦呵,这个人今天是大喜啊?通体红色的。笑眯眯地发问:“这位小哥你是要算什么?”

“红人儿”道:“算算我近来的运势。”

温皇懒懒地说:“测字儿十个银元,卜卦三十个银元,一条龙服务三十五个银元。”

对面人皱着眉:“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钱?”

温皇就乐:“耶~鄙人可是良民啊,怎能做这些勾当?您到底算不算?不算别打扰我午休嘛~”说罢作势就要接着睡去。

红衣人气呼呼道:“罢了,算我今天没长眼。”

温皇一听,心里涌起了点小情绪,他就一眯眼,道:“免费,算是不算?”

红衣人一愣。

温皇道:“你是要算什么方面的运势?财运?福运?还是……别的?”

红衣人一听,好似被挑起什么兴趣似的:“别的是指什么?”

温皇咳嗽一声:“算姻缘我不是特在行,倒可以推荐你个别家在行的。”

红衣人笑得风华绝代的,让温皇有点跟喝醉了似的热汗哗啦哗啦地往下流:“我就偏要你来给我算一算姻缘……”

温皇摸了摸鼻头,只好道:“那请小哥落座吧。”

*

“上上吉就上上吉,怎么就不好解释了?”红衣人拿着卦签,皱着眉头问温皇。

温皇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哎呀这姻缘真的算不准啊。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情,哪是他人控制得了的。

温皇只好硬着头皮:“这位小哥,是这样,每个人呢,他上上吉的情况不一定一样。你看那边那个姑娘,对她来说大吉就是她挽着的那个人早点跟大老婆挑明了扶她做姨太太,你看像我这样的,一辈子有个闺女就成了,对我来说上上吉就是没婆娘一天到晚唠叨我字儿丑眼睛小瞎折腾。”

红衣人扑哧一笑:“都是谁说的,还真是挺准的。”他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温皇的卦旗上,“审古问黄”,丑得都没生意了。

温皇一听,脸色一变:“这位小哥儿,给你免费算卦,算得准不准另说,特意来寒碜人可就有点儿不地道了啊。”

那红衣人桀骜道:“谁说免费了?”当的一声撂下了五个银元,还有一张名片——赤羽信之介,什么什么?西剑流锻庄?专做婚服??啊??

他想了想,还是对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怎么才五个银元啊?”

*

其实不是温皇算不准,是他不愿意算准。

人的一生很多都是依借努力就能获得的。譬如功名、譬如地位,只要运用心机得当,又能勤勉,多半都是触手而得的。

唯有这感情,压根不能用常理逻辑评断。

温皇恰恰喜欢这一点。

否则人的一生岂不是一点惊喜也无,一点意外也无了?

留这一点难以预料,也许改写了一个人的命格,这不是很有趣、很有趣吗?

算卦先生觉得自己算不准姻缘是他最特别,也最自得的特质。

*

算卦先生摆着小生意,好多天了,没怎么挣到钱,他有点恹恹的。

想了想,还是往西剑流锻庄去了。

西剑流一看就很有钱。

丝绸锦缎,哎呀,还有淡淡的一点寒梅香薰着,真是舒服。

他就在里面借着等西剑流的二当家赤羽信之介召唤的空当,没客气地将客几上的雪梨认认真真啃上。

嗯,挺甜的。这大热天的,解渴。

*

温皇用纸巾抹抹嘴,一抬头对面赤羽信之介正眼喷怒火望着自己呢。

他笑道:“赤羽先生好哇。”

赤羽沉声:“算卦先生不算卦,跑来我这锻庄做什么?”

温皇悠然:“我就是来给先生算卦的。”

赤羽一怔,哼一声:“无余钱无兴趣无时间。”转身就要回内室。

温皇对着背过身的红人道:“财源广进需得贵人相助,喜服买卖还靠姻缘婚介。”

赤羽脚步一滞。

回过身来说:“那你来与我算算,财运?”

温皇从内衫里掏出个铜钱,叮的一下转起,啪的一声又拍落,拿起铜板,正面,煞有介事道:“嗯。大吉。”

赤羽抽了抽嘴角:“你这算哪门子卜卦?”

温皇道:“我只需要告诉所有来我这里算婚嫁吉日的姑娘少爷们,婚服宜去西剑流选,你不就财源广进了?”

赤羽这才松口笑道:“你很聪明,猜到我找你的目的了。”

*

温皇认认真真忽悠起人来还真是一套儿一套儿的。

“姑娘,你最近气色不大好哇,看来是恐婚……我这边给你开点儿熏香助你安眠,你呀,应该为自己挑一个漂亮的婚服,我刚才给你算了算,你最近婚事上得多花点钱才能消厄,你应该往西边街上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婚服铺子,给你定制至少三套换着穿的……”

姑娘谢过,给温皇递上银元,温皇摆摆手:“使不得使不得,姑娘啊,我这也是小买卖,最好是能帮上你的忙了再说……”

于是那姑娘欢欢喜喜地去西剑流锻装定做了六套婚服婚被。

温皇的营生就开始从西剑流抽成里算。占卦的小本买卖,他也不在乎了。

每个月的月半和月末,都会是二当家的给他结算,二当家的其实对他不薄。常常是给他些额外的小费。或者给他买最新的小卦签,或者是找他算算卦,卦费给个几十银元的。

可是给他人算姻缘,他始终不要钱的。

姻缘,听起来倒是跟银元挺像的,可惜它俩难沾上关系。

*

小本买卖做得够够了,温皇突然觉得有另一件事更让他有兴致。

他心里明白,却有些发怵。

他头回给自己认认真真算了一卦,姻缘签。

咦?这卦有意思,什么是“利有攸往”?

这签诗所言——求则得之,舍则失之。

这话说的,听起来挺有理,其实不就是句废言嘛?哪样东西不是争取就有,放弃就丢?

他不想承认的,唉,看来他可能真的是不擅长卜姻缘卦。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