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短篇】算卦先生 4 完结

*

算卦先生觉得自己不出摊是因为自己太孬了。

都不需要算出行就知道出了门准没好事。

就在家里蹲着等下蛋。

可是温皇觉得赤羽要是想找到自己有的是招数。

他可是西剑流的二当家,赤羽信之介啊。

他似乎还真是有一点期待那个人追过来抓着他的衣领跟他说:“你个混球居然敢跑?”

可是蛋下了好几天了,都没有惊喜或者惊悚上门,平静得不得了。

算卦先生就给自己又卜了个毫无意义的卦——赤羽先生会不会登门拜访呢?

结果令他失望。

他就很幼稚地想有可能最近好久没做生意失误了,再来一回。

还是不行。

算卦先生知道了失落的味道。这卦其实很准,骗不了自己。果敢坦诚的二当家下定决心不理自己啦。

这种失落实在难熬——明明不能失智,不能挂心,不能深陷的。

*

算卦先生也不想一天到晚喝西北风。

还是别别扭扭应了闺女要求出门摆摊子。

况且他也不想看见闺女和那个小兔崽子卿卿我我的,蝶蝶~蝶蝶~的乱叫一气,叫得他想给凤蝶改名成凤爷。

摆摊的时候他就无意识地总是伸长了脖子往西街看。

看谁呢?

看一个红红火火的人影。

心里有一点点满足感。偷偷地在意着,比较委婉,和他神乎天下独步江湖的气度甚是合适。

结果他就看见赤羽坦坦荡荡朝他走过来。

他心里一紧,正思忖该说句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浑不在意,却见赤羽直接绕过他去了东街。怎么说呢,也不是故意装看不见,就是看见了,但比他自己装出来的不在意更加无所谓。

温皇觉得自己有点心绞痛。

*

一连几天啦。

算卦先生看见的赤羽是那么稀松平常。

好像和他不曾认识过一般。

他连一句寒暄或者问候都懒得给予。

赤羽先生的眼界果然宽大,心胸果然开阔,却都盛不下一个算命的吗?

他就又替自己委屈起来。

明明他也知道自己在落跑这事儿上挺混蛋的。

*

算卦先生这几天不是很开心。

他就叫上千雪和罗碧一起吃饭。

说起自己很郁闷。

可是好兄弟问他到底因为什么郁闷时,他回答不上来。

是自己犯怂没勇气尝试?还是赤羽对自己无视忽略?还是不知道该向前进一步还是后退一步?

何况,这个赤羽信之介的存在,让他关于自己不能失智,不能挂心,不能深陷的信条,成功地按照顺序一个一个都被打破了。

瞥瞥那两个人,五大三粗的,就算跟他们说了自己的心思,也会被总结为俩字儿——矫情!

于是温皇只能借酒浇愁,喝了三大瓶贵得能要命的西洋红葡萄酒,喝得千雪最后付账时傻了眼,愣是把罗碧押在饭店找他叔花钱救场。

*

温皇觉得自己得好好想一想。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呢就听臭嘴女婿带来个自带晴天霹雳声效的消息——西剑流二当家的要成家了!

原来那日尾随的两人约会没让自己搅和黄了还真有了个下文!

那一瞬间的气愤、揪心、寂寞让温皇忽然就想明白了。

所谓的信条——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而做下的束缚。

那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他真正要的不是不失智,不挂心,不深陷,而是随心情,随心意,随心愿。

他的心情是想要抱赤羽,他的心意是想要爱赤羽,他的心愿是想要娶……呸呸呸,想要和他好好的,或混乱或打闹或斗智斗勇地过日子。

算卦先生想明白了就冲动,阿不,行动。

他就直接跑西剑流缎庄,都夜里十二点啦,还是不管不顾敲门:“开门呐,开门呐,二当家你开门呐,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门砰下打开。

算卦先生面前有一个他朝思暮想的人,但是好像这个人现在想弄死他。

“好久不见,温皇先生,有什么事需要在黑灯瞎火大晚上天儿的说?你家死人了?你患了绝症了?还是你神经病犯了忘吃药了?”

啊,真是令人怀念的嘴损。

他就忽然笑了,想起他的那一回坦诚,认真说道:“上回你拿了咱俩的生辰八字让我算,我算了好久,可还是没算出来,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没算明白不要紧的,我可以用一辈子慢慢算。你说合不合由我说了算,可能我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告诉你到底合不合。”

赤羽一怔,眼里闪过一丝硫光,却又立马冷冷道:“哦,可惜我托别人算过了,咱俩应该是八字不合。”说完就把门砰的又关上了。

耶?

*

吃了闭门羹的算卦先生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

唉,谁叫自己没把握机会呢?

人家上赶的时候自己做缩头乌龟,现在从龟壳里伸出头脚了那边打算炖甲鱼汤。

可是他是个算命的。

最能忽悠人。

他就发动那俩不靠谱的哥们给大伙儿说,西剑流缎庄那个二当家的始乱终弃,把一个可怜人甩了以后要娶名门大小姐。

嘿,好像挺管用的,围绕在赤羽先生身边的花蝴蝶少了好多,就剩下几个从前就缠着他的,好像怎么也甩不掉。

*

算卦先生得意洋洋等着缎庄的人跟自己谈判。

结果发现半夜自己被五花大绑了。

哎呀哎呀哎呀,真是粗鲁。

二当家的好歹也是个斯文人啊。

等到自己的蒙眼罩终于被扯下来后,温皇看着面前怒发冲冠的人,痞痞地笑了。

二当家的把手底下人喝退。

和算卦先生大眼瞪小眼。

真是大眼瞪小眼。

温皇开口道:“赤羽先生,您可算愿意见我啦。”

赤羽先生呢,好像咬着后槽牙呢,说话都阴森森的:“神蛊温皇,我哪里对不住你了你非得把我从京城宝公撵成大甩卖地摊儿货?”

温皇开口道:“您这么金贵,怎么会是地摊儿货?”

赤羽就呵呵笑了,周身冷气让温皇抖了一抖:“始乱终弃怎么讲?移情别恋怎么说?”

温皇眨了眨以诚待人的小眼睛:“您说什么呢?我怎么没听懂啊?”

赤羽气得抡起袖子就往温皇脸上呼过去。

*

意料之中的大巴掌和大拳头没落下来。

反倒是一声轻叹。

温皇睁开眼,心里倒因为这声叹息微微地揪疼了。

“神蛊温皇,你到底想怎么样?”认输了一般,赤羽的声调中微微透着点疲累。

温皇柔声道:“我想怎么样,聪明如先生,猜不出来吗?还是你猜出来了,却不愿意给在下机会了?”

算卦先生头回觉得自己如此低声下气。

赤羽却道:“呵,房契、家产、财富,什么都没有的你,如何与我的未婚妻比?”

算卦先生笑了:“原来赤羽先生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赤羽桀骜:“当然,我赤羽信之介是生意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哈,这么骄傲,真不愧是赤羽先生呢。

温皇哎呀一声无奈道:“那我只好把还珠楼、神蛊峰、镇宅宝剑无双、养女凤蝶外带一只不成气候的龟孙子全送给您了。”

赤羽并没有很吃惊。

他伸出手,凑近温皇的脸轻抚,柔中带刚道:“还珠楼楼主任飘渺兼神蛊峰主神蛊温皇兼不怎么会赚钱的算卦先生,你算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算卦先生压根不信命,不信天,不信运。

他信势在必得,信手到擒来,信径情直行。

他就摒弃了周易八卦,灭绝了五行春秋,抛开了六合八荒,一把揽过赤羽,试探性地亲上去。

赤羽愣了一秒钟的样子,立刻反击。

等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赤羽一副输人不输阵的样子,却分明艳色延颊,可爱得让温皇笑出声。

*

所以最后温皇的姻缘签,到底准不准呢?

求则得之,舍则失之啊……

他侧卧着,看着对面奋笔疾书的赤羽,有一点自得,似乎终是算对了一把……也终是做对了一回…… 

西剑流缎庄二当家的接管了神蛊峰和还珠楼的生意。

又莫名其妙和名门大小姐退了婚。

城边街角的算卦先生也再不见踪迹。

只有一行留书在街角上,字实在丑得冲破云霄——却写着让人心暖的话——

择一人终老,遇一人白首,挽一帘幽梦,许一世倾城。

——————————

累死了累死了……短篇也好耗神儿啊~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