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短篇】一句话 1

赤羽信之介很忙。

他在高新科技企业工作,职位是技术总监,每天都要在忙碌的早会中艰难地强迫自己扼杀睡意。他很累,升职后并没有想象中分配下工作就可以一门心思睡大觉,相反,安抚下属,给予关怀鼓励,施以惩罚问责,对下维护,对上扛责令他分身乏术。

所以在分手后他只是一个人,一直都是一个人。

他原来是有个爱人的,相爱六年,却没能谈婚论嫁。
原因?他是日本人,他的爱人是中国人。对方父母不喜欢两人有文化差异,总觉得结合会是一时冲动,早晚惨淡收场。
在大学的时候,他们彼此扶持关怀,热恋过,磨合过,用最纯朴的情愫彼此支持,硬抗着打一开始对方家庭施加的重重阻碍。他不能在爱人给家人打电话时出声,不能光明正大发照片秀恩爱,甚至连送给对方的生日礼物,都只能被对方尴尬地退回他手里,避免被家人发现问训。
然而硕士双双毕业后,他想要一个身份的时候,对方怯懦了。那人太温柔,温柔到不够果敢,没有勇气坚持。
他还没有证明自己,还没有用六年的时间打动他人,就被分手了。
其实也没有明说,只是突然不联系了。被冷淡了两个月之后,赤羽果断打了电话,温柔地、委婉地告诉那个他从十九岁守到二十五岁,守到他年华如月至满心荒草的人,各自恢复单身吧。
对方答应得很痛苦,但也很配合。
彼此说了珍重再见后,他很怂地捂着筒子楼里旧得快发霉的被子狠狠流了一个晚上眼泪。
他苦笑着想,我真没出息,不过是少了个打电话的伴儿…
但他又那样自尊自爱,自重自立。
他强迫自己忙碌,强迫自己忘记,强迫自己言笑如初,他曾愤恨地希望对方不美满,气郁地期待对方后悔,但他知道,他不过想要回到从前,要么压根不开始,要么试图挽回。可他就是不能,不能去联系心里的人,只能一边怀念着伤感一边装模作样地骗着所有人他不在乎。
他太重情了…
经历了艰难的愤怒、不敢置信、抑郁、自我激励的辗转,他好歹将注意力全数放在了工作上。赤羽太积极,也太出色,不过两年,二十七岁的他就做了技术经理,又过了一年,他的上司离职,他升级顶替,做了技术总监。
在他终于不那么怀念过去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二十八了。
二十八了,却还没有一个伴侣。
二十八了,却还没有一个伴侣,更没有时间找寻一个伴侣。
于是在合作项目很关键的时刻,他不顾一切要出席那场名为联谊实为相亲的舞会。
在他华丽西装,崭新皮鞋的衬托下,他尤为好看。
和还珠楼的合作过程还算愉快,本来周六下午要做拓展业务,但他放着所有工作人员在忙,心里阿弥陀佛了一句,上帝请原谅我,我赤羽信之介要是有了家会给你烧纸钱的。各位同事原谅我,你们都成家了我也不能不合群不是,你们先忙着,等我找到对的人了挨个发大大泡泡糖。
他出发前项目合作人神蛊温皇问,哎呀今天这么不灵不灵的,是要去哪儿啊?
赤羽老脸憋的通红,对方不问个答案死不罢休的眼神惹得他更是尴尬,末了道,去相亲。
温皇脸色一变,去相亲?你居然要去相亲?!
赤羽执拗的个性上头,气道,怎么滴,没人要还不许自己找了?!
温皇眼神骨碌转了一圈,笑吟吟道,没人要我要。
赤羽一滞,勉强消化了温皇的言语,四两拨千斤一般道,好啊。
然后他就去相亲了…

可是他一路不舒坦。

走出公司大门那一瞬间他立即捂住了胸口。

心悸……

多可笑的词汇。

他胸前就像放了只大鼓,咚咚咚,敲得他脚步越来越慢。
他不年轻了,也并非没有过经验,一个人对你说没人要我要,还是当着所有加班员工的面说的,就算还没开始明白表达,也至少是在试探了。神蛊温皇…真的对自己…
可他难以理解。他只知道在去车库取车的一路他的心被吹乱了…
没人要我要…
多简单的一句话。

他叹了口气,自嘲想到,哈,被一个小三岁的人撩了,我也是无聊。

他发动自己买的不那么贵的别克,一路伴着叮叮当当紊乱的心跳声恍恍惚惚地开着,抑制不了的心悸就这样一点一点扩散到自己需要把车停下来歇口气儿。

他不知道用什么心情面对刚刚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幕。

不是没有过心动,不是没有过爱恋,可这算什么,这特么的算什么,在临门一脚去相亲的路上被暗示性的告白了吗?神蛊温皇,你特么真会挑时间啊……

他怨怪了温皇后又怨怪自己,赤羽你都是奔三的人了还会被调戏呢?

好吧,他承认了,从那个该死的小眼睛说出那一句话的那一刻,他脑袋里就全是他的脸。

那张眼睛小到眯着根本看不见,笑起来虎牙尖尖,欠扁欠揍欠收拾的脸。

可他只能被感动,却无法被打动。

赤羽信之介是一个有着很多顾虑的人。

神蛊温皇是还珠楼这次项目的领头,他是分公司神蛊峰的负责人,属于一个创业小老板。而赤羽信之介,是西剑流总公司的技术总监,从身家背景上,他就稳稳地压制温皇。

而最让赤羽介意的,是温皇的年龄。

赤羽今年二十八岁,意味着他要真正找一个人陪伴自己一生了。

而温皇,比赤羽小三岁的他,才刚刚从一个男孩开始蜕变,他根本不成熟,他的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他的无限可能,正是赤羽的命门。

太多的人,在成长的路上,有了和从前不同的抉择,赤羽不希望自己只是抉择之一。他要一个肯定的、稳定的将来,这些,温皇给不了。

他没有时间陪伴一个不成熟的男人变成成熟的男人。

他的前一个六年,给了他伤痛、毁了他信仰、碎了他自信。

他好像也只能逃避了。

评论(2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