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映歌和声 十五

        要说温皇为什么突然着急,他自己当然是以为他在意赤羽作为一个精算的对手,此时此刻究竟在谋划什么,事实上,也许有点别的也说不定。温皇是个随心之人,想做什么就去做,不喜欢什么就罢手。他对赤羽,有一点怜惜是真,赤羽的Boss怎么这么没人性竟然让他过劳到把身体作成这样,完全忘记自己作为还珠楼的老板也一样没人性;还有一点赞赏是真,那人的逻辑思维很深,属于玩个牌也能捉游戏漏洞,在规则上再添加个十几条补丁,让玩牌的一群人顿感无趣的一类;也有一点羡慕是真,他有着挚友三个,尽忠的下级一坨,而自己,孤家寡人,哎不对,有个闺女虽然总是嫌弃自己,有俩好友虽然总是吵架,但是那群犯上作乱的下属,一天到晚总想着把自己从CEO的宝座上拉下来好吗?最后,可能还有一点纯粹的在意,在意他在什么时间又做了什么。原因嘛,也许他知道,但还需要证据,不然推论难下…… 

        其实温皇也很附庸风雅的。

        他很喜欢琴瑟之音。虽然他不明白赤羽一个不通音律之人为何房中会有一架古琴,但他还是兴味盎然地取下,弹奏。

        古琴太久不养,音律不齐了。他皱着眉,一点一点调音,紧一点再松一毫。调音非常占据耐心,心急的人不一会儿就会受不得枯燥晦涩的调性放弃。恰巧温皇向来懒散,他耐性持久,居然真的又将五音调成。

        不多时,带着韵味的声音也一点一点从他手指中流泻出来。他随性弹奏,曲调悠扬,一时兴起,也开始和着曲悠然哼唱起来。

        温皇理智上知道他是不急的,可是他又觉得自己有一点心急。赤羽离开了一个上午了,电话总是挂掉,发短信也不回。虽然他最后“出于无奈”把还珠楼的几个下级公家私用地指派出去找赤羽,得到了他在西剑流而且也没被绑架的消息,也算放心了,但一瞬间似乎又有点不情愿他如此重视自己的事业。 

        想到这些,琴音里似乎有点夹杂了寂寞。他有点哀怨哼道:“我有一只小赤羽我从来也不欺,有一天他生了病我就和他同居。我洗衣做饭买菜煎药样样都打理,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啦,我突然被抛弃。”

        门外静听许久的赤羽突然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画风明显不对啊,前面还优雅韵味的,这一偏头的功夫居然就退化到幼儿园了。

        温皇琴音便停了下来。 

        他看着赤羽进门后望着新的门锁那一脸不开心的表情,和他身上闪耀着男神气质的西装。他看到他习惯性地脱下皮鞋,拿出拖鞋的松懈。他看到他褪下西装后又回到日常的他。

        温皇轻声问:“赤羽先生,温皇邀你和我一曲。”

        赤羽尴尬道:“我自小五音不全,不唱歌的。”

        温皇拍拍沙发,示意他坐到自己身侧。

        赤羽觉得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就照做了。

        温皇就开始弹奏《精忠报国》。

        赤羽:……

        温皇道:“你同事说的,你每次卡拉OK必点的。”

        赤羽咬着牙:“哪个同事?”

        温皇道:“所有的同事。” 

        赤羽竟无言以对。

        温皇道:“还有两个小节的前奏,就可以唱了,赤羽。”

        赤羽生涩开口,突然觉得很羞赧。他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的缺陷,在温皇面前,甚至有一点被窥探了的错觉。

        赤羽唱歌极不专业,节奏居然快慢不齐,温皇一直笑盈盈的,配合着他,虽然有点辛苦,但却自有一点舒爽的情绪。 

        一曲终了,赤羽发问:“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弹琴了?”

        温皇道:“看见了就忍不住要弹了。赤羽,你怎么会有这古琴的?”

        赤羽说:“是我一个朋友送的。”

        温皇道:“谁?”

        赤羽道:“一个说是爱慕我,又最终离开我的人。”

        温皇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上午调的琴音白瞎了。

        温皇道:“那你一直挂着这个琴,是为了纪念他(她)?”

        赤羽道:“也不是,只是觉得古琴有些典雅的装饰效果罢了。”

        温皇又觉得自己也不白辛苦调琴。

        温皇又问:“你要不要讲讲这个朋友的故事?”

        赤羽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为什么感兴趣?你又不认识她。”

        温皇笑道:“正因为不认识才感兴趣啊。这把琴让你说的由来有名,可是被你用不在正途,真是可惜了。”

        赤羽道:“也没什么,她又找到新的爱人了。现在很幸福,所以没必要挂着她送给我的礼物装作伤春悲秋。”

        温皇突然笑道:“我知道她是谁了。”

        赤羽斜眼过去,奇怪道:“谁?”

        温皇却不答话,问道:“你既然不在意,为什么刚才故意强调这个人爱慕过你?”

        赤羽的脸突然就有一点红。他低头,轻声道:“只是突然想到,她送我的时候还用它表的白。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随口说出来了……”

        温皇笑道:“哎呀,一向精明的赤羽大人也能有不知道的事情啊。”

        赤羽脸皮薄,听了这话更是无措。

        温皇察觉,甚感有趣,不过还是聪明地绕开话题道:“今天去西剑流的情况如何了?”他又开始指捻琴弦,缓缓轻弹。

        赤羽叹口气,委屈道:“唉,被公司甩了……”

        温皇笑道:“哎呀,真是少见。你们西剑流也是无脑,你这么重要的人物,连我都惹不起,居然也敢欺负?”

        赤羽随着那琴声,也缓缓道:“倒也不是。只是他们担心我身体不佳,希望我遵医嘱,休满半年再回去。”

        温皇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西剑流全员都应该减减需求,下发点奖金。

        察觉到温皇指尖轻快,琴音跳脱,赤羽微微扬起眉。

        “不对!”赤羽突然敛了满目温柔,“目小,我是专程回来打你的!!”

        温皇一怔,手中琴声戛然而止。“专程?”

        赤羽拧着眉毛道:“你关注的重点怎么不是‘打你’??”

        温皇又笑了:“能让赤羽大人专程赶回来问责,岂不是我的荣幸?”他一个欺身上前,鼻尖都碰到了赤羽的。

        赤羽一时惊楞,不由回想起上次被占便宜,悄悄在背后把拳头攥满。

        温皇只觉眼前人眉目可爱,他困惑又迟疑的模样伴着今早他涂抹的香水味悠悠沁入肺腑,一个情不自禁,吻上对方的薄唇。

        赤羽一着急,胡乱一挥手噗噜一下打落了那架古琴,杂乱的余音刹时响起,和着一点微凉的气息和迷茫的颤抖一起惊动了这个春天。

~~~~~~~~~~~~~~~~~~~

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点了个题的!!!太不容易了!以前高考时语文老师总说得写个满眼都是中心论点,这文完全没有承袭老师的教诲~老师,今天可以及格了吗??^O^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