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aylla

苍袍羽扇轻,障面点红装。

【温赤】映歌和声 十三

       “你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赤羽捂着自己受到巨大震动的心脏,出声询问。

        “我给你当专职保姆,负责你的饮食起居和养身配药,你给我包吃包住,”温皇连忙解释道,“我一直跟你这儿住到你身体完全康复了,你看如何?”

        “理由。”

        “赤羽,你拿计算器算算,现在一个小时工还需要你额外掏几千块钱一个月的工钱呢,我这只是蹭你点吃喝,再说你家这房子是个别墅,还腾不出一间屋子给我吗?”温皇挑高了一条眉毛,心说重点是你家离苗疆那头儿太远了,罗碧他找不来。

        “我问的是你的理由。”赤羽冷笑道,“你之前分明有说你给我做完晚饭就走人的。”

        “哎呀~此一时彼一时嘛~我突然想到我平素的业务都假手他人,只有线上业务跟西剑流有对接,你此时病卧在家,我可以多和你讨论些业务,对你我公司都好。”温皇试图说服赤羽。

        可惜对赤羽来说,这一理由实在蹩脚。

        “温皇,虽说你拯救了我的胃,但是我生病的时候你把给我的橘子吃了一半,我犯病的时候你趁机把我家大门锁凿了,之前你借还珠楼之主的名,还行了那么多的便宜事儿,现下凭什么认为,我就会答应你这毫无礼数的要求呢?”一股脑说出温皇的种种恶行,赤羽顿觉畅快,让你也知道知道什么叫腆着脸皮!

        “赤羽,你不肯?”温皇心下失望,终于还是道:“那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可以直接讨要,你看怎样?”

        “有利总是能驱动人心,温皇,一个人情,最大能大到什么地步?”赤羽问询,显是心中已有计量。

         温皇一听有门儿,立马眼睛一亮,道:“只要我做得到的事——杀人放火的买卖不做啊。”

        “我没那么无聊,也没那么无智。你这交易条件实在太有诱惑力,我允了,不过……空口无凭,你给我签协议!”赤羽边说,边走到办公桌上开始敲Word。

        “又签?!”温皇心说你可真严丝合缝儿,“赤羽大人,我打你这儿签了无数个不平等条约了,这次不能打个折吗?”

        赤羽将打印出来的A4纸甩到温皇面前:“签字画押!快快滴!”

        温皇万般无奈,签了字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把自己卖了,而且卖得超便宜!赤羽信之介,你等着,你以后每顿饭后的药我都给你加一大把黄连!

        温皇要住他家,赤羽心里其实是拒绝的。首先他根本不了解温皇这个人,有时候他的行事风格太与众不同,让人猜不透动机;其次他不喜欢有人干扰自己平静的生活,如果是个妹子倒可以尝试下,可惜温皇雄性激素很发达,他做不到将他自动脑补成她;再次温皇有钱有势,深怕一个不留神得罪了这个人搞个不得好死的下场,虽说他倒不是害怕温皇,但总归惹不起的也会是麻烦。总结起来就是我特么的跟你不熟好吗?

       可是他开出一个人情的条件又实在太教人心动,赤羽想了想,除了用一个人情换二十个人情这种恬不知耻的要求他是真的想试试以外,目前还没个具体想要温皇帮忙的事,如果寄下这一笔,以后西剑流有得捞。总结起来就是我特么的见钱眼开了不行吗?

       所以他在教唆温皇签字画押了三份儿复印件,其中一份儿顺丰给西剑流高层桐山守之后,决定允准温皇入驻赤羽的豪宅。

        头三天还好,温皇给他做些营养膳食丰富的饭菜。他只负责乖乖吃个饱,快快吃完药,帅帅睡大觉,和温皇不怎么直接交流过得相对轻松。从第四天早上醒来赤羽就觉得似乎身体轻盈了,精神头也变得比较好,睡眠质量似乎也有所提高。当他开始感受到体力有所恢复时,温皇也适时地在他家折腾了。

        “赤羽,你家的壁画不好看,我给你买了个新的!”温皇兴冲冲跟赤羽介绍墙上的大呱。

        赤羽:“……”

        “赤羽,你家的字题的很没有体儿,我给你写了副新的!”温皇得意洋洋地显摆他狗爬的温体。

        赤羽:“……”

        “赤羽,你家的茶壶太没品位,我给你扔了!”温皇豪情万丈地叙述自己的大手笔。

        赤羽:“……”

        “赤羽,你怎么都不搭腔?”温皇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却让赤羽更气得说不出话来。

        “温皇,你这三天,把我家改造了不少啊……”他咬着牙,心道不可生气,万不可生气,千万不可生气,气死事小,对方还活着事大……

        “那自然!你这两天不妨好好逛下你家的大别墅,让我整治得简直处处匠心,随处可见隐匿其中的细节,惊喜绝对大大的!”温皇一边乐呵呵地眯眼,一边心想,赤羽啊,协议里可没说我不准动你家的东西,关心则乱,你的协议里全是有关西剑流的,自己这边的倒是一嘴都没提。

        “你……挺下本儿啊……”静心,静心,万不可浮躁,大夫说了气血攻心容易旧疾复发,发病事小,对方趁机阴你事大……

        “小小几件物品,也没有到价值连城的地步,权当给赤羽顾问的一点点心意嘛~”温皇继续看着赤羽颜色变化明显的俊脸,精彩,真是精彩纷呈啊~

        “温皇……我……我觉得你可以先去休息一阵子,最近你一直在照顾我确实比较累了……”冷静,冷静,绝对不能打人,打不过他事小,对方再趁机搞点羞辱照事大……

        温皇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不累不累!能照顾赤羽大人是我的荣幸!”似乎真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他大爷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赤羽一个拳头冲着温皇前胸袭来,却绵软无力,温皇轻巧躲过,赤羽一下扑个空,差点没站稳摔了,温皇急忙扶住他,却见赤羽拽起对方的耳朵大喊:“神蛊温皇!!!你个没羞没臊臭不要脸上梁不正下梁也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一天不作算你缺德两天不闹算你不孝三天不坑算你没种人神共愤祸害千年的作死精!!!”

        一口气骂完,赤羽呼呼喘了半天气。温皇静待他恢复平静,道一声:“怎样,最近的压力积压的太多,发泄好了吗?”

        赤羽一愣,抬头间忽觉气顺神舒,似乎真是将一坨郁气随着那不好听的话语都一股脑吐了个干净。在西剑流,他时时保持克制,事事坚持冷静,可能很多事情积压于心,反倒让自己内压过大了。

        赤羽见温皇显然是早有计划,虽然他也没打算原谅温皇往他家贴呱呱壁纸,题温狗刨字等诸多事宜,但对着他的目光多了份柔和。

        他还没等表达感谢,温皇又道:“当然,赤羽大人刚才激烈的言辞让我非常愉悦,我刚刚录下来了呢~~~”他摇了摇自己的手机,录音界面停留在replay键上。

       果然还是应该先弄死他丫的!!!!!

评论(15)

热度(22)